最大移民城市深圳的抗“疫”突围战
来源:最大移民城市深圳的抗“疫”突围战发稿时间:2020-03-28 18:45:44


日本、韩国、智利、阿根廷等国家都有特别国债发行的案例,主要用于应对地震等自然灾害的灾后恢复、金融危机或主权信用危机的对冲等。

眼看日本新冠肺炎确诊患者越来越多,美浓轮泰史认为,日本应对疫情的决心不够,缺乏风险意识和危机管理能力,总是等出现问题以后才想办法补救,殊不知为时已晚。在抗击疫情方面显然中国更为主动,早预测、早决断、早准备、早行动,全国拧成一股力量,这是日本难以做到的。现在日本的疫情愈发严峻,日本政府必须尽快出台强有力的措施。专家表示,发行特别国债其作用可能更多是用于促进消费,以扩大消费的方式来对冲外需对经济的拖累。

让美浓轮泰史吃惊的是,到家已经快夜里12时了,小区居委会的工作人员居然在门口等他。随行检疫人员直接向居委会介绍了美浓轮的情况,有效避免了个别人谎报信息。

美浓轮泰史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他对集中隔离表示理解。他说,没想到中国对“隔离”的要求如此严格。但可以看到,中国几乎无新增新冠肺炎确诊病例,武汉也即将解禁,说明隔离措施确实有效。正是因为中国严格彻底的执行这项规定,才使得疫情得到有效控制。

图为美浓轮泰史在隔离期间操练中国功夫(图片由受访者提供)

特别国债具有诸多优势。该团队称,包括针对特定用途而发行,更加契合当前应对疫情冲击的政策目标;为中央政府加杠杆的直接手段,可避免地方政府债务过快上升;用途更加灵活等。

这笔1.35万亿的特别国债体现在央行资产负债表上。新京报记者从2007年央行货币当局资产负债表看到,当年央行“对中央政府债权”由1月末的约0.28万亿元,增长到年末的1.63万亿元。2017年,部分2007年到期的特别国债进行了定向续作,截至2020年2月,央行资产负债表中“对中央政府债权”余额为1.53万亿元。

美浓轮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日本没有小区居委会,政府虽然呼吁“居家隔离”,可没人帮忙做后勤工作,就意味着无法“彻底隔离”。

图为美浓轮泰史在隔离期间练功(图片由受访者提供)

然而,美浓轮泰史还是低估了“隔离期间不要外出”这项规定执行起来的严格程度,他万万没想到“14日居家隔离”意味着“不能踏出家门半步”。当时家里并未储备太多物资,隔离的第二天,美浓轮戴好口罩,火速去小区里的便利店采购一些生活用品。虽然没在外面停留太长时间,他还是“被发现了”。居委会上门对其批评教育,要求“务必遵守纪律”。